工商社论:阿根廷总统初选投票惨败的警讯

发布时间:2020-01-14 编辑: 查看次数:214

本报讯/阿根廷总统大选的前哨战,现任马克里总统在10月27日大选前两个半月,8月12日所举行总统大选的「初选投票」惨败,很有可能会被中间偏左的反对党人士取而代之。消息传出,不只阿根廷股市汇市双杀,连同属右派的巴西总统波索纳罗都强调,如果主张政府不应该干预市场经济的马克里总统真的落选,「阿根廷将会变成另一个委内瑞拉」,而巴西「不希望看到阿根廷人逃到巴西的南方避难」。此言是否成真,会不会有更多中南美洲国家「向左走」,值得关切。
  国际金融市场变幻莫测,犹记得去年8月土耳其和阿根廷的货币大幅贬值,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震荡不安;阿根廷披索在去年8月对美元贬值29%,2018年全年的通货膨胀率高达47%,是过去30年之最。此次股汇市的强烈反应,无疑是阻碍马克里总统连任、难以控制的重大变数。尤其是目前12,500披索的最低工资,还是马克里总统2018年8月将1万披索,从2018年9月起每三个月一次,进行阶段性的调涨,而且才刚在2019年8月调涨到12,500披索。
  四年前以过半数选票当选的他,在2019年选举年的民意支持度几乎是崩盘的32.08%,几乎是为他两个月后的败选敲下了一记丧钟,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执政以来,「穷人愈来愈多」。依据阿根廷的国家统计与人口普查研究所的资料显示,四口之家的每月收入达到27,570披索,是阿根廷政府订定的贫穷线标準;而去年有高达32%的阿根廷人是所谓的「穷人」,比2017年增加6.3%,以全国人口4,500万计算,等于有近280万人在2018年变成穷人。而这对于中间偏左、反对党的费南德兹来说,无异是「捡到枪」,尤其是与他搭档的还是2007年到2015年担任过8年总统的克莉丝汀费南德兹,能够「无缝接轨,即时上路」的执政经验,也形成现任马克里总统的严峻考验。
  由于他是阿根廷1994年採用两轮投票制选举总统以来,第一位经过两轮胜出而当选总统的人,此次的初选结果,当更令马克里总统感到焦虑不已。反对党候选人费南德兹得到47.66%的选票,比寻求连任的马克里总统所获得32.08%的得票率,还要高出超过15个百分点。有鑒于阿根廷的总统选举制度规定,如果第一轮得票最多的候选人拿到45%以上的选票,而且比得票第二的候选人多出10个百分点以上,就可以直接当选总统,无需进入第二轮的投票。也因此,此次选举前的初选结果传出,对执政当局绝对是一记重拳。
  面对如此重大的政治变局,想要连任的马克里总统试图力挽狂澜,在惨败之后三天,就提出一系列的社会福利新措施。特别是着重于三个方面:其一,与民生消费相关的汽油冻涨3个月,以免受到披索币值狂贬的影响;而对于失业者和劳动条件比较差的「非正式工作者」,给予两倍额外的子女生活补助。其二,针对劳工在选前的9月和10月,发放最高2,000元披索的额外津贴;并规划再提高劳工的基本工资。尤其是针对1,700万劳工家庭,以及最近几年受到经济低迷影响的中小企业提出纾困的方案。其三,对于军人和公务人员,则是在8月底发放5,000披索的津贴。
  做为商人之子,马克里总统是一位非常典型、「人生胜利组」的右派政治精英。两任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首都市长之政治资历,让他4年前在首轮选举排名第二,却能在第二轮投票拿到过半数的51.34%,将近1,300万张的选票,是因为当时所提出:希望要终结贸易保护主义,以及避免国家过度政治干预,回归市场经济的政策主张。
  然而,他任内经济的低迷不振,贫富差距持续扩大,无力解决「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全球化后遗症,结果就形成连任的重大障碍。虽然从现在到10月底,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在施政作为上,痛定思痛,提出能让人民立即有感的政策措施;但此时透过社会福利的补贴,「精準」的就劳动大众及其家庭、中小企业、乃至于维持政权的军公教人员,提出「立即有感」的社会福利政策措施,能不能再度上演四年前力拚「逆转胜」的政治奇蹟,仍有待选举结果的最后检验。如果不然,则目前搭档做为反对党总统参选人副手的前女性总统克莉丝汀费南德兹,任内将西班牙国家能源公司「国营化」的旧事是否会重现,对于阿根廷经济发展的影响重大,也对中南美洲国家在政治光谱偏向左派执政的骨牌效应之推波助澜,具有重要的指标意义。
  

菲律宾申博sunbet|申博138真人游戏|崇阳简讯网|网站地图